banner
巴洲村规划建住宅小区
2021-01-11 17:1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去年到今年,巴洲村北面山上的耕地也出现明显的裂缝。耕地塌陷和出现裂缝的原因一直没有确切的说法,村民都认为是周围的煤矿大规模采煤导致的。村民曾找上级有关部门反映过,有关部门的答复是,需要进一步调查取证,然后根据政策制定补救措施。

当时,李成和属于坚定的怀疑派。他不相信村里能管理好这个小区。

在村里,出现光永亮家这种情况的有几十家,程度有差异。记者问村民,房子出现问题咋办?他们都说,尽量争取补偿,然后找活干,多挣钱,再建一处新房子。

去年,巴洲村里建2层小楼房,李余钱也借钱买了一套,有了自己的房子。李余钱的房子总价是14万元,他自己有4万元,向亲戚借了10万元。他说,今年打算好好干一年,先还一部分债,再把新楼房装潢一下,就准备搬进去住。说话时,他的眉宇间信心满满。他说,“不用愁,只要肯吃苦,我们村里好挣钱!”

巴洲位于山西省昔阳县,是太行山里一个普通的农村。全村有1700口人,人均耕地1亩多。上世纪80年代,村里在村东开了一个小煤矿,被称为村办煤矿;曾经的巴洲乡政府在村东南边也开了个小煤矿,被叫作乡办煤矿;90年代,县里在村南边建了一个煤矿,取名黄岩汇煤矿。这3个煤矿是巴洲村青壮年劳动力的主要就业地,村里许多家庭都有人在煤矿上工作,有的家庭即使没有人在矿上干活,也在从事着和煤矿有关的工作。总之,这3个煤矿的经济效益直接决定着巴洲村的经济状况,煤矿的每一次或大或小起伏都会迅速传递到村里,在村里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。

李成和的后悔

巴洲村村口有一处正在建设的新公园,这是村里一个大工程,已经施工1年多了,初步有了轮廓。在原来的农田里挖了个大池子,池子用水泥抹光,放了一些水在里面。大池子上建了一个人工桥,过了人工桥是一个亭子。由于距离煤矿和公路不远,公园里的草丛上可以看到一层细细的煤灰。

巴洲村里有一条笔直的大街,以前路边是晾晒玉米和谷子等农作物的好场所,现在则停满了小汽车。这些小汽车一溜排开,使本来不宽的街道显得有些狭窄。

光永亮的烦恼

4年前,山西省推行煤炭资源整合,巴洲村办煤矿被关闭。原乡办煤矿则引进来自福建的资金,规模和产能成倍增长,采掘面迅速向前延伸。县办的黄岩汇煤矿则被一家央企兼并重组。黄岩汇煤矿的变化是最大的,当年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小矿,如今已被建设成为一座现代化的矿井。村民李维林告诉我,“先进的采煤机被运用到了煤矿下,煤炭开采的速度和效率大幅提升。以前炮采的时候,一个掘进面也就几米宽,现在用了割煤机,一个掘进面是几十米。拿产能来说,以前一天也就几百吨左右的产量,现在一天能达到数千吨的煤炭产量。煤矿工人们的工资提高了不少。”李维林说,以前一个井下矿工每个月1500多元,现在普遍能达到5000元左右。村里的人都富了起来。

巴洲村里有几处小水潭,水潭边上长满水草。这里是妇女们洗衣服的地方,常常离水潭还有10多米远,已听见笑声、谈话声、喊声响作一团。

几年过去了,这个取名为福地花园的小区运行得不错。院子每天有专人打扫,污水管道可将生活废水直接排到村外,做饭使用的是液化气或者电磁炉,很方便。集中供暖更是受村民肯定,村民周银花说,“冬天的时候家里很暖和,夜间的室温能保持在20摄氏度左右,很好!”

看着自家的房子出现问题,光永亮着急了,找乡里,找煤矿,找县里主管部门。由于担心出事,今年春节前,一家5口搬到村里的一处旧房子里过了个年。

5年前,巴洲村规划建住宅小区。巴洲村祖祖辈辈的住房不是平房就是窑洞,村里人也从没想到过有一天能住上楼房。所以建楼房的消息一传出,村民们议论纷纷。赞成者不多,只几个年轻人,希望能改善居住条件;怀疑者居多,是中老年人,“上楼了,煤如何运上去?村民都能交取暖费和物业费吗?有人不交咋办?村里排水设施能建好吗?”

福地花园起了示范效应,前年,巴洲村建设了10多幢2层小楼,一开建就被抢购一空。据说,明年巴洲村又要建一个新小区,有不少村民有购买新房的意向。

村民李成和的房子是上个世纪70年代建成的。由于长时间没有修理,显得有些破旧,也不方便。家里的自来水不是每天都有,要3天放一次。在村里放水的那天,他要将家里的大水缸和4个塑料大桶接满。家里的垃圾要拎到200米远的旧水渠里倒掉,一天要跑三四趟。进入冬天,家里没有暖气,住人的房间都烧火炉。

冬季,这在过去本来是巴洲村民们比较空闲的一个时节,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。村民李余钱说,因为冬季煤炭行情好,矿上特别忙,在矿上工作的村民们自然闲不下来。为了应付这冬忙,李余钱家这几年秋收后就把精力集中在煤矿的工作上。

现在到田地里干活,对不少村民来说更像生活中的一个调剂或小插曲。今天的巴洲已没有多少村民愿意耕种了,因为一年种3亩地抵不上矿上工作一个月的工资。

看着乡亲们住楼房开汽车,李余钱的心里也在活动着。李余钱出生的时候身体状况不太好,有些残疾。以前找工作不容易,这里拉几天煤,那里捡几天炭,一直没有固定工作。如今的情况有了很大的改观。4年前,他在离村不远的阳煤集团寺家庄矿找到一份工作,3年前他结了婚,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,两年前他有了女儿,家里充满着欢声笑语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期,巴洲村里的小水潭陆续消失了。大约10年前,巴洲村外的那条河也基本干涸了。

巴洲人对新房的强大购买力,让李成和吃惊。五六年前,村里人均收入在4000元左右,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大约要12万元。去年村里建的独栋2层小楼,售价在14万元至18万元之间。今年要建的新楼房,初步估价在每平方米2000元左右,但很多村里人还是买得起。钱,当然来得与煤矿有关。

(责任编辑:尹彦宏)

巴洲村在剧烈地变化着,变化的幅度和速度甚至出乎村民们的想象,但他们在努力适应着这种变化,他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。

李余钱的打算

不只是小水潭和河流干涸了,近几年,巴洲村山上的耕地也在陆续出现问题。巴洲村位于两座山中间的河谷地带,村里的耕地大都在山上,很大一部分是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大修水利、大建农田的时候形成的。站在山上的田地里放眼望去,梯田层层,绿树绕村。

离巴洲村5公里远的地方,阳煤集团寺家庄矿在红红火火的建设中,据说,正式投产后将有上万工人聚集在这里。巴洲村里不少年轻人在这里找到了工作,有了相当不错的收入。

村子取名巴洲,意味着不缺水。这在昔阳县很难得。巴洲村口有一条大的河流,由山上的小溪流汇聚而成。以前,这条河常年哗哗流个不停。夏天,是村里孩子们玩水的好去处,有村民路过口渴,也会捧起来喝几口,有丝丝甘甜。

在巴洲村里已经建设好的公园,碰到了村民光永亮。去年以来,他遇到了一件大烦心事:房的墙上起了一道道的裂纹,由细逐渐变粗。一开始他没在意,以为是房子年久失修的原因,后来发现,前一天晚上贴在墙上的报纸,第二天就破了,一连几天都是如此。

说起这些杂事,李成和有些后悔。他指指自家房子前面的住宅小区说,“要是当时也买上楼房就好多了。”

村民们告诉记者,南面山上的耕地曾出现了大面积的塌陷,由于担心危险,很多村民不得不将耕地撂荒。后来,村里出面组织力量将塌陷的耕地进行了修复,但村民依然对修复后的耕地抱着深深的疑虑。看着不远处热火朝天正在生产的黄岩汇煤矿,村民们担心耕地塌陷的事还有可能会发生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np222.cn永乐娱乐场网址|赌场娱乐场开户|新葡萄京娱乐场网址版权所有